臺灣觀點 - 國內議題

川普十度對台軍售 台海軍力的再平衡

作者: 吳明杰  軍事專欄作家

 11-20-2020

我要分享: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還未最後底定,但無論明年一月華府由誰主政,過去川普政府任內對台軍售的實質提升都已是不爭的事實。川普總統除在不到四年內對台軍售頻率高達十次,售台武器的性能和質量,也大幅跨越40年來美國對台軍售的設限和水準。川普政府強化對台軍售的目的,無疑是對台海兩岸軍力的再平衡,藉由協助台灣強化自我防衛能力,嚇阻中共武力入侵和的企圖,以確保台海和平穩定,同時也維護美國國家安全利益。

川普政府為何要強化對台軍售?最關鍵因素,正是因為中共解放軍近年不斷擴增軍備,包括加速打造包括新型055大型驅逐艦、075兩棲攻擊艦和002/003航母等多達350艘艦艇的海上艦隊,同時將陸戰隊兵力擴編到10萬人,空軍也持續發展殲20匿蹤戰機、殲16殲擊機和運20運輸機等,另還加速發展東風17高超音速飛彈等各式中程導彈,除作為統一台灣的武力後盾,長期目標更是劍指美國。

更有甚者,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於武統台灣和擊敗美國的野心毫不遮掩,今年(2020年)還藉武漢肺炎疫情美軍航母艦隊染疫之際,趁機派「遼寧號」航母艦隊繞台並入南海軍演,除恫嚇台灣,也是企圖「以疫謀霸」取代美國;隨後幾個月內,中共軍機也數度大膽跨越台海中線,並開始持續騷擾入侵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刻意加大對台軍事壓力,謀求用恫嚇方式對台「以武促統」。

有鑑於兩岸軍力逐漸失衡,川普總統上任後在2017年6月首度通過對台軍售,不過這次軍售仍沿用過去包裹模式,以七項軍售外加一項商售的方式,首度售台AGM-88B反輻射飛彈、AGM-154C(JSOW)聯合防區外遙攻武器和MK-48 Mod6 AT重型魚雷等三項攻擊性武器,另外還有MK46魚雷性能提升、標準二型飛彈備份組段、長程預警雷達維持案,以及SLQ-32(V)6用於紀德艦電戰系統升級等,外加商售Mk-41垂直發射系統。

這批武器,其實已跨越過去美國對台軍售「防衛性武器」的限制,讓台灣具備防空制壓作戰(SEAD)的攻擊戰力,以及防區外遠距打擊能力,得以攻擊對岸解放軍防空導彈雷達以及機場和指揮所,AGM-154C(JSOW)和MK-48 Mod6 AT重型魚雷也都是美軍戰機和潛艦配備的現役武器。

隨後川普政府在2018年和2019年公布的兩項軍售案,包括C-130和F-16等戰機零附件和台灣飛官赴美培訓計畫,則都是持續案,也就是原本已在進行中的軍售案,美國國務院刻意再對外公布一次,其政治意涵要高於軍事意義,目的在展現美國對台軍售透明化,同時也測試美國對台軍售改為個案審查公布模式後北京的反應。

到了2019年七月和八月,川普連續兩個月先後公布售台重大武器載台,包括108輛M1A2戰車和66架F-16V新戰機,後者是睽違28年之久後,美國再度對台出售全新戰機載台,雖然並非台灣希望獲得的F-35B匿蹤戰機,但已被視為是美國對台軍售的一大突破,仍有助於台灣軍方保持傳統戰力,特別是非戰時能維持對中共軍機對台進逼和騷擾的監控和反制能力。

另在2020年五月和七月,再度通過兩項同樣是象徵性大於實質意義的軍售項目,包括愛國者三型飛彈延壽案和MK-48魚雷增購案,前者應納入先前採購愛三飛彈的分年計劃中,無須單獨公開宣布;後者則是台灣軍方刻意將2017年獲得的魚雷數量分批採購,以緩和海軍預算壓力,因而也屬華府刻意對外公開,突顯美國對台軍售模式已經轉變。

而近期從十月到十一月,川普政府接連三度再宣布對台軍售,包括十月21日一次售台三項武器包括135枚AGM-84H(SLAM-ER)空射魚叉飛彈、11套M142海馬仕多管火箭(含64枚M57戰術導彈ATACMS)和六具MS-110全天候空照夾艙;十月26日再同意售台400枚RGM-84L岸置魚叉飛彈、百輛飛彈發射車;在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更豪不忌諱地進一步宣布售台四架MQ-9B海上衛士(SeaGuardian)無人機。而外傳在清單中還有MK-62空投快攻水雷和M109A6自走砲兩項,雖仍未公布,但因這兩項裝備屬防衛性,後續審查也應會順利過關。

川普政府在不到四年時間,售台武器裝備的性能和項量,已大幅超越過去40年來所有前任美國政府的水準,對於台灣防衛戰力的提升,簡單來說,可用「偵打一體、遠距精準、重層嚇阻、攻守兼備」來形容。

其中美國首度對盟邦出售的MQ-9B海上衛士無人機,配備了TPE-331-10渦輪發動機,酬載能力達4000磅,可搭載更多更精密的光電偵蒐裝備,包括這次售台的MX-20多光譜瞄準系統、SAGE 750電子監視措施(ESM)、AN/DPX-7 IFF詢答機和抗干擾模式(SAASM)的慣性導航系統(EGI)等,機上光電偵蒐系統可提供全天候和即時的高解析度影像。

另MQ-9B滯空時間最長可達40小時,航程最遠可到1.1萬公里;加上發動機和機翼都具有自動除冰系統,飛行高度可達4萬呎高空,將有利於台灣周邊海空域的遠距、高空和海上偵蒐,在平時將大幅提升台灣對解放軍的即時敵情動態掌握,在戰時則可做為打擊目標的搜索、跟監和定位,提供後方火力攻擊時的精確導引。

更重要的是,售台MQ-9B其背後支援的美軍衛星鏈路和軍規GPS系統,以及美台可能分享的地理空間資料庫等軟體支援,將進一步提升台灣軍方的C4ISR指管通情監偵等戰場管理能力,另加上同樣可進行全天候高解析度偵照的F-16戰機外掛MS-110夾艙,台灣軍方未來得以實現A看B打的「偵打一體」海陸空聯合作戰目標。

另空射魚叉SLAM-ER和ATACMS導彈,射程將近300公里,前者由至少有600公里作戰半徑的F-16戰機掛載,可對解放軍東部和南部戰區進行遠距對地源頭打擊;ATACMS導彈除可用於本島跨區增援和反登陸作戰,配合美方提供軍規GPS導引,加上岸置魚叉飛彈,都可用於襲擊逼近台灣的解放軍兩棲各式船艦,而這些總數高達600枚的精準制海和對地飛彈,加上台灣國造的雄二、雄三艦射、陸射反艦飛彈原本已有約500枚,將讓台灣的反艦飛彈刺針,在短期內倍增兩倍達千枚以上。

具備「偵打一體」和「遠距精準」能力後,也意味國軍將擁有「重層嚇阻」和「攻守兼備」的戰力;這些長射程的火力,除可在戰術上威脅解放軍在對岸集結的渡海兵力,讓其必須向台海南北後撤,也意味解放軍若要度海攻台,必須以更遠距離和更長時間,並在更高風險和更大代價下渡海運送兵力,大幅增加其犯台失敗的風險。

加上這些高機動性、數量龐大又可以分散部署的武器裝備,在戰場有較高存活率,也將讓共軍無法對台一擊就垮,其對台「首戰即決戰」的理想目標更難以達成,以海空聯犯的兩棲模式奪台難度也將更高。

除了售台武器質量的提升,川普政府對台軍售的模式和頻率也有重大轉變,至今合計已有高達十次對台軍售,包括2107年一次、2018年一次、2019年三次、2020年五次。不過,對台軍售次數恐怕已不能再如過去一樣被視為對台軍售是否提升的指標,因為除了2017年的一次,仍沿用華府過去對台的包裹式軍售,其後對台軍售模式,已完全改成比照軍售盟邦的個案審查(case by case)模式,只要台灣提作戰需求,華府經評估審查即送國會同意並公布,因此具體對台軍售武器的性能,才是日後美國對台軍售政策走向的觀察重點。

此外,川普政府重新檢討對台軍售政策,也絕非即興之作,華府國安部門應早有戰略評估,並經跨部門討論才形成政策依據,像是對台友好的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在2019年8月去職前,就特別解密一份由前美國總統雷根針對1982年美中《八一七公報》的機密備忘錄檔案,其目的即在讓北京清楚認知,美國對台軍售政策轉變的原因,正是因為其擴大對台武力威脅所造成。

雷根在備忘錄中明確指出,中國必須和平解決兩岸問題,另美國對台軍售須視兩岸軍力平衡而為。也就是說,如果中國和平解決兩岸分歧,《八一七公報》關於美國同意逐步遞減對台軍售質量的內容,才有可能發生;至於美國對台軍售武器的性能和數量,則完全取決於中國的軍事威脅,而台灣的防衛能力,也必須保持等同中國軍力的水準。

另在2020年8月底,美國在臺協會AIT更進一步公布兩份解密電報,其中一則1982年7月10日由時任美國國務院次卿伊格爾伯格發給時任美國AIT處長李潔明電文中,也清楚說明「美方逐步減少對台軍售的意願,取決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平解決兩岸分歧的持續承諾。若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敵對侵略的態度,或建立軍事投射能力、導致區域的不安全或不穩定,美國將增加對台軍售。」AIT還特別解釋,美國的立場主要關切為維持兩岸的權力平衡,對台軍售的性能和數量完全取決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帶來的威脅。

相較過去的歐巴馬政府「一直沒看見房間裡的大象」(意味無視中國威脅的擴大),川普政府只是開始正視中國早已悄然擴大的對美威脅,其中台海和平因攸關美國的國家利益,所以華府必須加速對台軍售,讓台海軍力得以再平衡,以避免兩岸軍力失衡進一步擴大,最後導致台灣遭到中國武力併吞,並進而侵害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利益。

至於美國對台軍售可能對台灣國防自主造成的影響,回歸基本面,一切還是取決於國防預算資源和技術能量。如果國防資源分配得宜、國造武器性能不輸外購,不僅可以國造、外購併行,甚至可以國造取代外購;但若最終作戰部門仍選擇外購而捨棄國造,也代表特定國造武器系統的研發,仍無法滿足作戰需求或缺乏效益,特別是在面對日漸緊迫的共軍武力威脅下,武器性能恐怕還是軍方最後取捨外購或國造的現實關鍵。

最後,由於美國總統大選結果遲未塵埃落定,台灣內部也憂慮華府政黨可能又會讓未來美國對台軍售政策更弦易轍。不過仔細盤點川普任內過去已經售台的武器項目,其實這一大批武器已算是台灣軍方過去十餘年來希望獲得的武器總合,就算川普連任,除了F-35B戰機、KC-135空中加油機、神盾戰鬥系統或射程更遠的JASSM-ER或LRASM遠距公路或反艦巡弋飛彈,以及MH-53反潛直升機等,台灣軍方短期內也應無迫切急需的採購項目。

所以,如果最後美國總統是由民主黨拜登當選,就算短期內未再售台重要武器,但藉由川普任內這些對台軍售項目相關訓練、技轉和接裝,美台軍方間仍會保持一定程度的軍事交流和合作。更重要的是,目前已確定獲得的武器,在未來幾年內,還需分年消化這些合計約180億美元的軍購預算;而且軍方內部也須加速先選員、接裝和訓練,才能讓這批武器真正發揮戰力。

台海安全的防衛,根本之道本當然要靠台灣自己。除了對美軍購之外,台灣軍方內部也有軍中文化、兵役制度和後備動員等軍事革新須持續加速進行。而除了實質戰力的武器硬體升級外,提升台灣軍民士氣和信心意志,則是因應中共武統威脅的更重要課題,台灣內部社會也必須凝聚共識,才能避免遭到中國併吞。當然,台灣內部多數民意還是期待,即便是由拜登接任總統,華府也能繼續秉持川普政府的對台軍售政策,才能維持台海的和平穩定。

 

吳明杰  軍事專欄作家

本文觀點不代表國策研究院立場

更即時、更瞭解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

歡迎追蹤我們的社群軟體,或是加入LINE訊息通知。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