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觀點 - 國際議題

俄烏戰爭與美中競爭

作者: 吳榮泉大使(財團法人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資深顧問)

 12-06-2022

我要分享:

俄烏戰爭與美中競爭
吳榮泉大使(財團法人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資深顧問)
 
根據本院辦理相關座談會所作之摘要及整理
俄烏戰爭遠因:
爭議土地原屬俄羅斯:俄羅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同屬東斯拉夫民族,在俄羅斯帝國時期的行政歸屬同屬小羅斯省,受列寧的少數民族政策指導,蘇聯早期在烏克蘭推行「烏克蘭化」,推廣烏克蘭語言,停止俄羅斯帝國的同化政策,一定程度上推進了烏克蘭民族意識。1922年,蘇聯將盧干斯克、頓內次克等地區劃分給烏克蘭,1954年再將克里米亞劃分給烏克蘭,此乃烏克蘭東部存在大量俄羅斯族原因。
 
烏克蘭去俄羅斯化:1991年蘇聯解體後,烏克蘭開始「去俄羅斯化」,以烏克蘭西部為主的親西方勢力致力削弱東部俄羅斯文化及政治影響力,2004年「橙色革命」後,尤申科總統取消俄語廣播和電視節目,壓縮俄語中小學數量,同時提高政府人員錄用的烏語門檻,使得2012年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頒布保證俄語的官方語言地位,2014年亞努科維奇被推翻後,新政府立即試圖徹底抹殺俄語。2021年5月澤倫斯基總統提交《原住民權利法案》,認為俄羅斯族不屬於原住民。歐盟認為一個不具有政治邊界的「泛俄羅斯民族」概念是一種意識形態構造,被用來破壞烏克蘭主權和民族認同的工具。
 
普丁擁抱大俄羅斯民族主義: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歷史連結可回溯到九世紀,當時古代東斯拉夫人在基輔建立一個民族國家,此乃為何普丁時常稱烏克蘭與俄羅斯系出同源之歷史。蘇聯解體前烏克蘭因其龐大農業產業、重要的黑海港口及大量核武器與高端軍工製造業,一直是蘇聯一個極重要的戰略組成份子,與俄羅斯在能源和安全上存在密切關係。2014年親俄的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政府在示威風潮下倒台,親西方的基輔新政權對烏東親俄地區武力相向,莫斯科認定這是西方國家製造的顏色革命,把烏克蘭塑造成反俄前哨,政治學者庫茲優(Taras Kuzio)認為,俄羅斯民族主義主張「大俄羅斯」,烏克蘭是其中的一部分,因此無權決定自身命運,普丁一切的作為都源自於這個意識形態,這也是今日烏克蘭危機的根本原因。芝加哥大學教授米夏摩(John Mearsheimer)則認為,如果美國與歐洲盟邦把烏克蘭當成與俄國的緩衝中立國,而非拉攏靠向北約並一心把烏克蘭西方化,根本不會有這場戰爭。
 
俄國併吞克里米亞:1991年蘇聯解體後克里米亞半島成為烏克蘭的一部份,引起島上俄裔居民不滿,1992年克島宣佈獨立,嗣在俄國調解下成為烏克蘭轄下的自治共和國,1997年俄烏兩國簽署相互尊重領土完整條約。2013年烏克蘭親歐民眾因親俄的亞努科維奇總統拒絕與歐盟簽署經濟合作協定而發動示威活動,其後亞努科維奇遭罷黜流亡俄羅斯。烏克蘭東南部地區俄裔居民開始抗議基輔的新政權,俄軍從那時開始介入,2014年克島親俄總理趁基輔臨時政府情勢混亂之際更發動公投成為俄國一部份,隨後俄國正式併吞克島。
 
西方國家一致譴責俄國: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發表聲明,呼籲「充分尊重和保護烏克蘭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要求「立即恢復和平和直接對話」;北約宣稱將向烏克蘭部署國際觀察員以和平解決危機,並「譴責」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的決定;美國總統歐巴馬呼籲俄羅斯將俄軍撤回基地,不要干涉烏克蘭其他地區的事務,並揚言將俄逐出八國集團;德國總理梅克爾指責俄羅斯違背了國際法,建議開啟政治對話;加拿大更召回駐俄羅斯大使,隨後在美國主導下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和金融制裁。中國則在聯合國安理會發言稱,烏克蘭局勢「事出有因」,聯合國安理會發布決議造成對立,譴責了烏克蘭武裝衝突中針對平民的暴力活動,及反對單方面制裁俄國。
 
明斯克協議:烏克蘭與東部的頓內次克及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代表在2014年9月於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簽訂停火協議,烏克蘭政府同意給予東南部兩州的自治權,雖兩州仍留在烏克蘭領土內,惟兩州地方政府仍多次表明不會放棄爭取獨立。2015年德國、法國、烏克蘭和俄羅斯四國領導人續於明斯克簽訂的一系列落實2014年《明斯克協議》的文件,被稱為明斯克協議II,以防止在烏克蘭東部的武裝衝突進一步升溫,惟數年來並未有效執行,導致區域衝突不斷。隨著2022年俄烏戰爭爆發,俄國國會(杜馬)通過了承認頓內次克和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的法案,並要求俄羅斯總統普丁即刻簽署該法案。烏克蘭外長稱此舉是對明斯克協議的重大破壞,普丁宣布承認兩個分離地區為獨立國家。
 
「北約東擴」問題:蘇聯解體後的北約於2004年東擴至波海三國使得俄羅斯產生不安全感,堅決反對烏克蘭加入北約,近年來烏克蘭尋求加入北約,引起俄羅斯不滿,2008年烏克蘭正式申請加入北約,同年布加勒斯特北約峰會作出決定,表示烏克蘭將來會成為北約成員國,但具體時間未知。俄羅斯與中國在戰爭初期均稱「北約東擴」是戰爭根源所在,長年保持中立的瑞典與芬蘭以自身安全及俄烏戰爭為鑑,於本年5月申請加入北約,7月間與北約正式簽署入約議定書,原本反對之土耳其最後也改變態度,俄國則聲稱與瑞、芬兩國並無領土紛爭,故並不反對,但如果北約在該兩國部署軍隊和軍事基礎設施則將予以反制,目前正按照程序俟各成員國批准後正式生效。
 
克里米亞現況:克里米亞的居民大約有200萬人(台北市約為260萬),根據最新統計,58%為俄羅斯人,24%為烏克蘭人,12%為克里米亞韃靼人;克里米亞韃靼人在1944年時曾被史達林集體流放到中亞與西伯利亞,一直到1991年蘇聯瓦解後,才陸續回到克里米亞。官方語言為烏克蘭語,但多數居民說俄語。俄羅斯人佔多數的克里米亞,境內多數居民的政治立場也比較傾向支持俄羅斯,希望脫離烏克蘭而成為俄羅斯的一部分。克里米亞有自己的國會,但是總理的任命必須經過烏克蘭總統的同意,過去10年克里米亞議會由親俄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領導的「地區黨」所把持。本年2月支持俄羅斯的武裝份子佔領克里米亞議會,並片面宣佈由俄羅斯團結黨領袖阿克瑟諾夫擔任克里米亞總理,俄羅斯團結黨主張烏克蘭應與俄羅斯建立更緊密的經濟與軍事合作。
 
俄烏戰爭發生前情勢:2021年3月開始,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簽署奪回頓巴斯地區的總統令,同時烏軍加強在前線的兵力部署,並開始頻繁與烏東武裝交火,同年底俄羅斯於俄烏邊境屯兵超過10萬人,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歐洲最大的一次軍事動員。同年5月,烏克蘭總統向最高拉達提交《原住民權利法案》,認為俄羅斯族不屬於原住民。俄羅斯則宣稱,烏克蘭在文化和歷史上基本是俄羅斯的一部分,普丁更發表文章闡述了兩國歷史淵源,批評該法案並指出烏克蘭倒向西方後果嚴重。2022年1月,在德法俄烏「諾曼第模式」四方會談首腦政治顧問會議召開,烏克蘭最高拉達撤回一項《關於過渡期的國家政策》方案,試圖釋放緩和氣氛。2月間俄羅斯宣布承認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和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並分別簽署友好合作互助條約,根據協議,俄軍「維和部隊」進入頓巴斯協助抵禦烏軍,並開始於俄烏邊界集結部隊入侵烏國。
 
普丁顛覆烏克蘭情報網失靈:俄羅斯長期支持烏克蘭親俄政治人物,以2010至2014年擔任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為代表,據西方媒體報導,普丁花費鉅額經費滲透烏克蘭各界,除透過情報系統收買烏克蘭反對力量外,甚至發展成立影子政府(Puppet Regime),俄國情報系統告訴普丁屆時烏克蘭群眾將夾道歡迎俄軍,這一切在發動親烏戰爭後立見真章,甚至有媒體指稱俄國顛覆烏國經費遭侵吞。美國政府解密了一份文件顯示,普丁認為在烏克蘭戰事上受到其下屬官員的誤導跟蒙蔽,犯下了戰略錯誤,現在跟他的軍方將領關係膠著緊張。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的對外情報部門主管貝賽達(Sergey Besed)據說已遭軟禁,其副手博柳克(Anatoly Bolyukh)也被逮捕,認為此跡象顯示俄羅斯總統普丁試圖將入侵烏克蘭戰事停滯歸咎於情報安全機構。戰事發生後普丁可能遭到幕僚誤導,未能全盤掌握烏俄戰事實際狀況,因為幕僚害怕普丁動怒和處罰,不敢回報戰爭的真相。
 
 
俄烏戰爭進展:
 
俄烏開戰前跡象:俄羅斯多次否認入侵烏克蘭,而是要透過「特殊軍事行動」試圖「解除基輔的武裝」、清除烏克蘭「民族主義者」,並阻止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擴張,還稱俄國目標不是占領土地。但烏克蘭人稱普丁戰前表示:「烏克蘭不只是我們的鄰國,而是我國歷史、文化與精神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自古以來,住在西南方昔日俄國土地上的人們,都自稱是俄羅斯人和東正教徒。」,無疑說明他的目標就是征服烏克蘭,並抹滅他們千年來的民族認同。
 
澤倫斯基堅守崗位:俄軍開始轟炸基輔,居民蜷縮於地鐵站尋找掩護或是準備逃亡的同時,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於戰爭第3天一早在基輔市中心一棟地標建物前拿手機自拍錄影,他微笑表示:「早安,烏克蘭人民。我在這裡。」並陸續發表夜間演說來團結全國,他的戰鬥迷彩服、稀疏鬍渣、不拘小節但堅定的說話風格成為烏克蘭的抵抗象徵。此後澤倫斯基運用視訊,跟美國國會談美國民權領袖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跟德國聯邦議院(Bundestag)談柏林圍牆。他的面容出現在布拉格街頭、葛萊美獎,以及英國格拉斯頓伯里音樂節(Glastonbury),以符合當地國情且感性的言詞,要求現場歡呼的群眾「證明自由永遠會勝利」,獲得甚深認同與支持。
 
第一階段戰況慘烈:俄羅斯2月24日動員20萬大軍兵分五路入侵烏國,25日首批俄軍攻入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附近,雙方在基輔外圍展開巷戰,並擴及第二大城哈爾基夫(Kharkiv)、港都馬里烏波爾(Mariupol)及西部大城利維夫(Lviv)附近的軍事設施。3月2日,俄軍攻占烏克蘭南部重要戰略城市赫爾松,成為開戰以來俄軍攻占的首個主要城市。俄軍原本預料迅速取得基輔,推倒澤連斯基政府,但在事前準備不足、後勤供給與各軍配合都乏力的情況下,3月底俄軍退出基輔一線、集中攻打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雙方於2月28日雙方展開首輪談判,陸續於3月3日、7日、10日14日及29日分別進行共五輪談判,由於雙方條件懸殊,並無結果,迄六月底為止已有超過600萬烏克蘭難民陸續湧入鄰國,但俄軍低估烏國實力並完全沒有達到自己的戰略目標。
 
第二階段戰事膠著:俄羅斯從4月開始把兵力調配到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和烏克蘭南部沿岸,並加緊圍攻烏克蘭南部沿岸大城市馬里烏波爾(Mariupol),企圖全面控制頓巴斯地區和烏克蘭南部地區,數月間俄軍憑着傳統砲火的質量和數量上的優勢,在烏東盧甘斯克(Lugansk)、頓涅茨克(Donetsk)兩州緩緩推進,先攻下頓涅茨克亞速海港口城市馬里烏波爾(Mariupol),最終以奪得盧甘斯克全境,並兵分兩路侵入頓涅茨克烏均控制的領域。4月14日俄羅斯海軍黑海艦隊旗艦「莫斯科號」飛彈巡洋艦遭烏克蘭以飛彈擊沉,導致整個情勢大變,普丁乃加強火力猛攻烏克蘭,但缺乏兵員、飛機、及精確導炸彈,僅能使用冷戰時期大量生產的遠程火砲,雖幾乎摧毀北頓涅茨克和盧比日內大部分城市基礎設施,但並沒有實現自己的戰略目標,烏克蘭也蒙受了嚴重的損失。
 
亞速鋼鐵廠戰役:馬立波的地位重要,成為俄軍首要目標,4月中旬馬里烏波爾市區遭俄軍佔領,烏軍亞速旅以及第36海軍陸戰隊共數千戰士,堅守在亞速鋼廠的龐大地下掩體內憑險頑抗。俄軍數度進攻仍未拿下,成為西方矚目烏國抗俄指標戰役,直至5月初烏克蘭最高統帥部要求亞速營停止抵抗投降,歷時82天的馬里烏波爾圍城戰結束,莫斯科拒絕烏克蘭的換俘提議,但承諾會依據日內瓦公約來對待亞速鋼鐵廠的戰俘。7月29日一座戰俘監獄爆炸起火,數十名亞速鋼鐵廠昔日守軍死在親俄分離主義者的監控下。基輔形容這是莫斯科下令發動的戰爭罪行,莫斯科則宣稱是烏克蘭飛彈擊中監獄,但未解釋為何親俄守衛沒人受傷。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領導人傑尼斯·普希林隨後宣稱未來將拆除亞速鋼鐵廠。
 
第三階段烏克蘭反攻:烏克蘭7月初開始部署美國供應的先進火箭─M142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M142 High Mobility Artillery Rocket System,海馬士),鎖定俄占領區的橋梁、鐵路、指揮所、及彈藥庫攻擊,成功阻礙俄軍的攻勢,並不斷襲擊對方後勤部隊,故不但奪回黑海西緣的蛇島,又在頓涅茨克抵住了俄軍的猛烈攻勢。從9月中旬起,烏軍一方面在南部赫爾松反攻,牽制俄軍精銳行動,另方面則在東北哈爾科夫收復數千平方公里土地,並中斷俄方對頓涅茨克北線的補給,烏軍在盧甘斯克的成功的反攻導致俄軍棄守大片烏國領土。烏克蘭軍隊陸續收復如赫爾松與頓內茨克(Donetsk)、盧甘斯克(Luhansk)、及扎波羅熱(Zaporizhzhia)重要戰略城鎮,11月再奪回赫爾松。
 
兩國傷亡情形:烏克蘭軍方11月初公布的資料顯示,俄軍入侵烏克蘭以來,俄軍已有超過7萬4000士兵陣亡,另1402名軍官陣亡,其中包括10名將領,而且耗損大量軍事裝備武器及後勤裝備,烏軍共摧毀俄方2734輛戰車、5552輛裝甲戰鬥車輛、1755個火砲系統、390個多管火箭發射系統、198個防空系統、277架戰機、258架直升機、1442架戰術級無人機、397枚巡弋飛彈、16艘軍艦、4162輛卡車,以及155項特殊設備;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9月底受訪時坦言,約有超過1萬500名烏軍戰死。俄羅斯國防部長蕭依古9月下旬曾坦承俄軍已有約6000人陣亡,另指烏軍死亡人數比俄方高出10倍,共有61207名烏克蘭士兵喪生。
 
第四階段攻擊烏國能源設施:俄軍在烏克蘭戰場失利,乃改變戰略以飛彈跟無人機攻擊烏克蘭供電設施,曾經一日內向烏克蘭境內發射約70枚巡弋飛彈並動用攻擊無人機,10月以來烏克蘭已有超過200處供電設施受襲,超過三成供電能力受損,全國各地也進入了不同程度的限電管制之中猛攻烏國能源設施。包括首都基輔在內,不少城市都已經被斷水斷電,幾乎所有人每天都得經歷4到12小時斷電。如果俄方攻勢持續,沒有能源的寒冬將會是烏克蘭人戰鬥意志的一大考驗。而在烏克蘭經濟活動漸有恢復之際,俄方的「能源戰」將變成嘗試拖垮烏克蘭經濟的「經濟戰」,俄羅斯改打「能源戰」的目的就是要讓烏克蘭民眾,在寒冬中無電可用,藉此打擊他們的意志。
 
西方國家援助情形:俄羅斯發動侵烏戰爭後,西方國家由原來不介入到積極援助,迄目前為止世界上已有超過五十個國家直接對烏克蘭提供武器,或間接提供各種各樣的軍備及其他經濟援助,從最初的防禦性武器到現在殺傷力越來越大的重武器,對烏克蘭抵禦侵略者以重大支持,也導致戰場形勢發生明顯變化。美國迄今已經宣布二十輪超過五百億美元援助(包括經濟援助),迄10月底為止,各國共提供烏國價值超過一千億美元以上軍援。拜登總統11月中另向國會提出對烏國一筆高達377億美元的援助,瑞典政府也於同時間允諾三億美元的軍援。目前歐美國家正積極向烏克蘭提供防空系統電網維修的人力和零件。
 
美援武器關鍵角色:烏克蘭從一開始辛苦的堅守陣地,到後期轉守為攻,甚至接連打出漂亮的勝仗,背後跟美國的援助有密不可分關係。美國暗中的情報與通訊支援,直接無償投入武器,更是烏克蘭戰局由衰轉盛的關鍵,美國從一開始短距離的防衛武器,到後期開始軍援長距離的攻擊性火力,更是大幅重挫俄國的軍力。以標槍飛彈而言有效射程2.5公里,刺針飛彈則是4.8公里,接著投入戰場的M777榴彈砲,則達到40公里,最後是海馬斯多管火箭,即便射程受到限制仍然達到70公里,已經能有效摧毀俄軍要塞陣地。而這樣的滾動式軍援,最大原因還是因為烏克蘭是陸路國家,與盟國接壤範圍綿長,可以隨著戰事推進,及時輸入符合戰場現況的有效武器。而無人機戰術也在此發揮的淋漓盡致,使用無人機擔綱前進觀測,校準砲兵彈著點,或是察打一體的空中打擊,美國提供大量的彈簧刀無人機,就是關鍵殺手。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稱:「我們想要看到俄羅斯被削弱,俄羅斯已經喪失了很大部分的軍事能力以及部隊,我們想要看到俄羅斯,無力再快速重建軍力。」
 
中國對俄烏戰爭的立場:俄烏戰爭爆發前夕,普丁與另外22位領導人出席北京冬奧會,並與中國簽署了多項合作計畫等,除每年向中國供應10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並合作建構新的金融體系。中國外交部召開記者會宣稱不認同俄烏局勢為俄羅斯「入侵」的說法,並未正面回應中方會否譴責俄羅斯或敦促俄羅斯讓步問題,僅強調不會主動向任何一方提供武器,並否認「俄羅斯有中國背後支援才行動」的指控。中國同時發表五點立場,認為北約連續五輪東擴,俄國安全訴求理應得到重視與解決,烏克蘭不應淪為大國對抗的前沿,並主張由聯合國安理會解決烏克蘭問題。中國在聯合國大會於11月14日通過決議,要求俄國對違反國際法行為負責,並向烏克蘭支付戰爭期間所造成之人員與財產損失時投下反對票。中國也沒有參與對俄羅斯的大規模制裁。另11月間中國曾連署G20集團要求莫斯科無條件撤軍的共同聲明,亦始終未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主權,亦不承認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獨立。
 
對歐洲能源的影響:歐盟國家配合美國對俄國施加經濟制裁,減少或停止進口俄國天然氣和石油,俄國也以能源作為武器,對力挺烏克蘭的國家減少能源供應。歐元區能源價格漲幅在10月衝上41.9%,整體通膨率升至10.7%,創下1997年匯整數據以來的新高。歐洲33國10月份能源價格較一年前每戶家庭天然氣帳單平均漲111%,電費也漲69%。能源價格攪動物價上漲,歐盟統計局(Eurostat)估計全年歐盟通膨率高達9.3%,歐元區則是8.5%,都是史上罕見。俄烏戰爭凸顯標榜人權民主的歐盟在經濟上高度依賴軍事霸權獨裁的俄國的窘境,德國執意建造北溪2號天然氣管線入歐,反映歐盟對自身外交能力太自滿、對經濟風險太輕忽的政策盲點。俄烏開戰半年多來歐盟致力脫離對俄國天然氣的依賴從40%降到8%。隨著冬季到來,歐盟國家加強其他能源開發及轉移天然氣進口來源,準備多年來首次在沒有俄國充足天然氣供暖的情況下度過寒冬,莫斯科則冀望各國對俄烏戰爭的立場因冰雪嚴寒帶來的困境而出現裂痕。烏克蘭戰爭正在鼓勵和加速歐洲的能源轉型,以及歐洲遠離俄羅斯能源的多元化進程。
 
 
俄烏戰爭對國際秩序影響:
 
全球三分天下:局面戰事經歷數月及多場國際會議後,是美國和其他先進民主國家、中國和其他極權國家各為兩大陣營,而印度等許多未選邊站的國家則屬於穿梭於前述兩陣營間的第三個陣營。針對聯合國決議呼籲俄羅斯撤出烏克蘭案,193個國家中雖有141個國家投票支持,但反對或棄權包括中國及印度等大多數新興經濟體國家人口合計卻占全球50%以上。G20集團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也是反應分歧,美、英、日、澳等十國對俄羅斯實施金融制裁,但中國、印度、巴西及墨西哥等十國未跟進。由於戰爭型態的多元化,能源與糧食的短缺,以至於全球產業鏈的重組,以及美元與人民幣地位的消長等因素,加上相關國加級國際組織也紛紛祭出、金融運輸、軍事、及體育等各方面制裁,目前當前這正在悄然孕育的美歐、中俄與亞非拉等新的世界三分格局。
 
改變國際金融版圖:美國於戰爭爆發後隨即凍結俄羅斯美元外匯並將其踢出以「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為中介的國際匯兌系統,全面封鎖俄國國有開發銀行(VEB)與軍方銀行兩大金融機構,斷絕俄羅斯政府與歐美金融體系聯繫,使其無法獲得西方資金或交易新債。美國更進一步凍結包含俄羅斯最大的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和規模第二大的俄羅斯外貿銀行(VTB Bank)在內五家銀行的資產,以及與美國的金融聯繫。美國財政部也全面禁止美國人民與俄羅斯央行、主權基金、俄羅斯財政部等單位進行交易。歐盟國家後續跟進美國制裁,連中立國的瑞士也放棄中立身分,加入各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包括凍結俄羅斯、普丁及其他俄國人士在瑞士的資產。中國和俄羅斯領導的上海合作組織(SCO)9月中旬在烏茲別克峰會中達成一項重大共識,同意在成員國間貿易增加本國貨幣的使用,逐步擴大本國貨幣在相互結算份額當中的比例,企圖 加速「去美元化」。另印度已經在與俄羅斯的貿易中使用非美元貨幣,而伊朗由於西方制裁也長期陷入經濟孤立。將鼓勵受影響國家加速遠離美元交易和SWIFT系統,進而轉向俄羅斯研發的SPFS系統和中國建立的CIPS系統,又或是比特幣等非傳統貨幣、央行發行的數位貨幣。
 
打亂國際貿易秩序:新冠狀病毒肆虐全球三年來導致全球供應鏈斷鏈,越來越多國家和地區著手建設更獨立的供應鏈,使國際經貿朝向去全球化方向發展。俄烏戰爭後,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以強力手段試圖切斷俄羅斯經濟、金融與全球商業的聯繫、拜登政府對中國的警告又誘使西方企業將中國列入營運風險考量中等。本年4月美國提出「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構思,力倡美國及其盟友重組供應鏈,把貿易往來限制在支持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圈子裡,減少向有地緣政治擔憂的國家採購關鍵商品,使世界將形成多個區域圈圈,圈內相互關聯,圈外互不相關聯。
 
加速去全球化的進程:全球分裂成三個陣營後,各國思索金融環境去美元化的可能性與可行性,今後全球政經結構恐不再強調共同發展,各國將愈發偏向強調主權,較少在制度上合作,導致未來經濟發展的無效率化,諸如新冠疫情、氣候變遷、核武擴散、區域安全等攸關人類生存的重大議題,也將陷入膠著而無解。俄烏戰爭不單是一場地緣政治衝突,更是改變全球政經發展的重要關鍵事件,更讓全球化式微。不過,即使新冠疫情與俄烏戰爭使美國與盟友驚覺,現有生活條件有一大部分建立在「製造看中國、資源靠俄國」基礎上,遂有供應鏈適度去中化、能源加速去俄化的念頭,但美、歐日益惡化的通膨與其動搖政治人物政治資本的力道,都證明了去全球化的代價甚大,因此,預料短期內去全球化仍會有其限度。
 
歐盟更重視台灣:歐洲國家因俄烏與台海之比擬,反俄國乃對台更支持,更瞭解到台灣在地緣政治的重要性,年來各國國會議員及高層官員訪台絡繹於途。歐洲議會副議長畢爾7月19日率團訪台,伊抵達機場致詞時稱,歐洲不會漠視中國施加給台灣的壓力,歐盟將適時伸出援手,台灣不會是下一個香港。2021年10月歐洲議會通過第一份「歐盟-台灣政治關係與合作」報告推手之一之瑞典籍的歐洲議會議員魏莫斯(Charlie Weimers) 4月間率領瑞典國會「台灣-瑞典國會議員協會」訪問團來台訪問,另法國參議院外交暨國防委員會副主席葛里歐率領的國會友台小組訪問團及斯洛伐克派出跨黨派訪問團也相繼來訪。再加上7月19日才來訪的歐洲議會副議長畢爾(Nicola Beer)等,充分凸顯俄烏戰爭導致歐洲對台灣議題關注度不斷提升,自2020年捷克參院議長維特齊不顧北京強烈反對率團訪問台灣以來,歐洲議員訪台日漸趨於常態化。此外,歐洲議會與美國、歐洲地區國家、澳大利亞、加拿大、印度、日本等29國跨黨派國會議員於2020年6月所組成「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該聯盟於本年11月初首度正式組團訪台,其成員國包含德國、捷克、荷蘭、英國、比利時、烏克蘭和科索沃。另歐洲跨國議員代表團由共同主席、歐洲議會對中國關係代表團團長比蒂科夫(Reinhard Bütikofer)因率團訪台而遭北京列入制裁黑名單。
 
我要分享:

更即時、更瞭解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

歡迎追蹤我們的社群軟體,或是加入LINE訊息通知。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