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訊息 - 座談會

「G7、美日韓峰會與美中戰略對抗」座談會辦理情形

 05-29-2023

我要分享:

「G7、美日韓峰會與美中戰略對抗」座談會辦理情形

由國策研究院主辦、國立中山大學亞太區域研究所協辦之「G7、美日韓峰會與美中戰略對抗」座談會經順利於本(5)月22日(星期一)上午假張榮發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座談會分成「G7峰會與美中關係」及「美日韓峰會與周邊安全局勢」兩場次進行,分別邀請相關專家學者就各項議題進行研析,共吸引近百位各界人士蒞臨及線上參與,成果豐碩,結果圓滿。

主持人:國策研究院董事長兼院長田弘茂致歡迎詞:

本院郭執行長上週率團訪美交流,週末返國後即籌辦本座談會,實乃相關議題攸關我國家安全及生存發展,盼透過參與專家學者精闢分析,及在座媒體朋友廣泛報導,讓國人能更進一步瞭解我國際處境。

各場次參加座談會人員探討的主題及精要內容如下:

第一場次:「G7峰會與美中關係」

王宏仁(國策研究院副執行長)─「 G7重點觀察」:

烏克蘭澤倫斯基總統參加G7峰會,獲得西方陣營提供F16戰機(不使用於對俄國本土之攻擊),美國亦允諾提供3億5千萬美元軍援,渠並得機會見所謂南方(Global South)國家領袖印度莫迪總理等,成功爭取支持,俄國則強烈反應。儘管各國對台海議題仍維持堅定和平解決之立場,反對改變現狀,惟對中國經濟脫鉤作法似有軟化跡象。

尹麗喬(國立台灣大學大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從G 7峰會看中美關係及民主與獨裁對抗的國際格局」:

國際局勢正在朝「無冷戰之名,但有冷戰之實」之方向發展,美國拜登政府傾全力組建與獨裁強權相抗衡的民主陣營;北京也努力地「破解」民主陣營遏制獨裁強權的陣式。此次G 7峰會顯示民主與獨裁對峙的基本國際政治格局不變,美國似乎仍然較佔上風,對台灣而言既帶來機遇,也帶來風險。不少歐洲大國考量中國的經濟實力及廣大市場,與中國維持一定往來,予北京見縫插針機會,以所謂「強國等距」戰略分化民主陣營,導致法國總統馬克宏4月初訪問中國發表歐洲應該追求「戰略自主」、及不該捲入台灣問題與美中之爭等不當言論。另中國四月間成功化解中東宿敵伊朗及沙烏地阿拉伯兩國恩怨,成功塑造其「負責任的大國」的形象。

七國峰會作出最重要的決議乃以F 16軍援烏克蘭,並擴大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儘管提到與中國維持建設性的關係,而非追求「脫鉤」,惟亦反對改變台海現狀,批評中國「經濟脅迫」,立場頗為強硬。中國對外關係和緩時,兩岸關係相對平靜,因中國在處理台灣議題時必須顧慮到各國的立場;反之國際關係緊張時,北京不需投鼠忌器。目前美國所形塑之民主和獨裁對抗的國際局勢令北京有四面受敵之感,故對台的壓迫更無顧慮。

蕭琇安(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G7重點觀察」:

超過半世紀以來, 北約始終將蘇俄及俄羅斯視為主要的威脅,對於亞太地區雖有合作與對話夥伴,但並非該組織的重點,一年來因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及中國軍事擴張導致北約立場急速轉變,不斷發表關切亞太區域安全的言論。隨著北約安全意識的轉變,及與G7成員和印太夥伴間,發展更緊密的協調合作,北約更直接地關切台海的穩定與安全。

G7已成為美國拜登政府的印太戰略中不可分割的環節,過去一年多來,全球權力結構隨著俄烏戰爭加速重組中,美國與中國兩強加速競爭態勢。本年七月間北約將在立陶宛舉行峰會,預期會呼應本屆G7所達成的重要共識。未來如何加強夥伴間的經濟韌性,以抗衡來自俄羅斯和中國的經濟脅迫或影響力,將是北約實踐該組織全方位安全合作(360 degree cooperative security)的一項重要考驗。

張珈健(國立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助理教授)─「G7與美中戰略對抗」:

此次G7領袖峰會提出了現今全球政治、經濟、與安全秩序的規劃願景與具體政策方向,細究G7峰會的領袖宣言及其文件,最關鍵者乃宣示了一套「平衡卻細膩的協調式對中戰略競爭策略」,進而為逐漸成形的印太安全架構確立基礎。

由於西方民主夥伴之間仍存在利害關係及認知差距,經常面臨中國滲透及裂解,因此峰會試圖建立西方協調一致的對中競爭策略。其次,宣言表示將不會追求與中國「脫勾」,顯然是為了化解之前歐盟與歐洲主要國家如德法在對中態度上與美日的分歧,於溝通協調後形塑穩定平衡的共識。

最關鍵的是,美國領導下的民主陣營將逐步落實遏止中國不當行為的策略,並發展出一套統合策略,故由峰會發佈《G7領袖對經濟韌性與經濟安全的共同宣言》(G7 Leaders’ Statement on Economic Resilience and Economic Security),將中國定位為主要假想敵;另G7也宣布要建立「對抗經濟脅迫協調平台」(Coordination Platform on Economic Coercion),預計發展出一套更有效的跨國反經濟脅迫機制。

最後在台灣問題上,G7明確重申臺海穩定與和平將是國際社會的安全與繁榮的關鍵,預期未來美國領導的G7盟邦會以更細膩的協調統合模式,重新整編對中競逐和印太安全架構。

與談人:林正義(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

美國拜登總統在國內兩黨陷入舉債上限僵局仍參加峰會,雖最後取消往訪澳洲及巴紐,仍屬難得;澤倫斯基總統與會,峰會以通過對烏克蘭重建及糧食出口等決議善意回應;另印度在四方安全對話中改變過去對俄烏戰爭中立立場,給予俄國相當程度的壓力。

儘管美中持續競逐,雙方國安外交高層每年例行對話並未受到俄烏戰爭影響終止,顯示雙方仍盼維持溝通管道。個人相當同意各引言人強調G7成員國對中國不遵守國際經貿體制進行「經濟脅迫」乃G7集體立場之有力展現,亦係對中國經濟制裁的有效機制。

第二場次:「美日韓峰會與周邊安全局勢」

主持人:郭育仁執行長 

 盧信吉(國立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助理教授)─「美日韓聯盟嚇阻理論:當前韓半島島情勢變化 :

韓國地緣政治的設計傳統上是以韓半島爲中心,包括東北亞、東亞等亞洲地區,以及大陸和海洋。尹錫悅總統上年當選後隨即於11月的韓國-東盟峰會及東亞峰會上分別闡明韓國以「自由、和平、繁榮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爲藍圖的獨立印度太平洋戰略。其核心原則是「以規則爲基礎的國際秩序」、「反對依靠力量改變現狀」等,具體政策則強調保障在南中國海的航行自由、加強全方位領域的韓國-東盟合作。韓國內56%的受訪者表示支持自主發展核武以應對朝鮮核威脅。

蘇紫雲(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資源與產業研究所所長)─「 QUAD與印太安全」:

本屆G7峰會舉行連串的會外會中最受矚目者包括「四方安全對話」(QUAD)、日英影響會議並發佈「廣島協議」、以及美日韓三邊會議等,三者皆重申臺海和平與安全的重要性。QUAD聯合聲明的主要意義乃反制中國軍事擴張行為、確保臺海現狀,反對使用武力改變現狀及印度特色的反中,印度向來以不結盟主義為外交路線,在不指名的情況下同意聯合宣言,誠屬不易。

馬振坤(國防大學中共軍事事務研究所教授)─「 台海周邊安全局勢」:

共軍在4月上旬為報復蔡英文總統與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麥卡錫會面而發動環台戰備警巡暨聯合軍演後,對台軍事遏制行動即以機艦常態性戰備警巡為主,不再另行宣布劃設禁航區對台軍演,以塑造共軍機艦在台海周邊活動正當化,最終達到在軍事層面逐步將台灣海峽內海化之目的。中共並非要全面控制台灣海峽,或禁止國際海空航運活動,而是不允許任何國家藉由這類海空穿越台海之行為,挑戰中國主權主張。

近年來在共軍對台頻繁操作灰區行動,國人逐漸對共軍機艦擾台行為習以為常,且輿論多予輕描淡寫,導致民眾逐漸喪失警覺性,值此中共對台軍事威脅日增之際,對台灣防衛意識最不利之溫水煮青蛙現象卻已經浮現,國人不能因為共軍沒有舉行針對性對台軍演、沒有劃設演習禁航區,就認為中共對台軍事威脅只是口頭叫囂而已。

范世平(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美日韓安全同盟隱然成形」:

韓國在冷戰時期保守派當道,包括朴正熙、全斗煥、盧泰愚等三位軍人出身的總統均強調反共,對中國與北韓立場強硬;90年代新興的「進步派」領袖包括金泳三、金大中與盧武鉉三位總統則採取「親中」路線;近年來屬新「保守派」的總統李明博與朴槿惠等均盼在中、美之間維持「等距關係」,惟2017年3月同意設置「薩德反導彈系統」遭中國強烈反對,中韓關係一度緊張。屬新「進步派」的文在寅總統在2017年上台後,繼續在中、美之間維持「等距關係」,但積極改善與金正恩政權的關係;上年5月屬「保守派」的尹錫悅上台後,卻較李明博與朴槿惠兩位總統更「反朝親美遠中」,渠上月底稱台灣問題是全球性問題更引發中國的高度憤怒。

繼2011年南韓總統李明博訪日之後,尹錫悅終於本年3月間訪日,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了兩國睽違12年的領袖高峰會,就雙邊關係正常化達成多項共識,包括重啟「軍事情報保護協定」及解除日對韓半導體材料出口限制等重大共識。兩國捐棄歷史的成見,因為兩國有共同的敵人中國與北韓。日本過去認為中國武力犯台對自己沒太大影響,但近年來已改變此思維,認為中國在犯台前會攻擊美軍在日本的基地,甚至是日本自衛隊基地。而韓國過去對於中國武力犯台也認為事不關己,但最近也出現改變,認為中國在犯台前會攻擊美軍在韓國的基地,而且北韓也會趁機大舉出兵南韓。

立法院外交委員會羅致政委員與談:

此次G7峰會針對台海議題的亦含有三,分別是非單純中國內政問題而是國際共同關切議題、非單純印太區域問題而是全球議題、及非單純軍事問題,而是牽涉經貿等問題。台海議題普受國際社會關注,我當然歡迎,然不時兵推、過度宣染對吸引外資及觀光仍屬負面,政府必須妥慎處理應對。

峰會出現「經濟脅迫」新意,另雖主張與中國適度來往,卻也強調去風險及脫鉤等,西方陣營瞭解去風險的重要性,卻仍明指經貿或軍事層面,亦未提具體作法,立場明確,行動未知,我宜密切觀察其發展。另各國一致反對中國片面反對改變現狀立場一致,卻也無具體應對之道,導致可能片面改變後的現狀成為常態,個人深表憂心。民主陣營是中國是挑戰,中國更是直接威脅我生存與發展,故我戰略上並無選邊問題,而是應思考如何彰顯台灣角色與國際社會共同應對。

田院長結論:

  • 民主及極權體制決策思維不同:感謝各引言人從不同視角,切中要點分析相關議題,吾人在分析國際議題時,必須考量中國或俄羅斯等集權國家與民主陣營決策思維及過程的差異性,集權國家在國內是一言堂,其決策過程不透明,呈現不可預測性;反之民主國家決策過程透明,惟必須面臨政權更迭導致政策的不延續,甚至改弦易轍,上年韓國及菲律賓新總統上任後大幅改變其外交政策即係成例。
  • 民主國家意見多元化:民主國家執政團隊決策除內部機制外,外部因素有國會監督、公民社會領袖及媒體輿論制約,另方面執政政務團隊與文官甚至國安體系官僚對各項政策看法也有不同,研析其政策改變過程必須納入考量。
  • 烏克蘭澤倫斯基與會取得各國更具體的支持,未來數月間俄烏戰爭將有決定性轉折,最近國際上已傳出俄國內部領導階層正與國外談論如何結束戰爭,民主陣營同時也在規劃烏克蘭重建事宜,下月底即將在歐洲舉行烏國重建國際會議,是否意味戰事將於近期內結束,值得密切關注。
  • 我總統大選在即,選戰相關新聞成為國內媒體關注焦點,因而忽略攸關我國家安全及生存發展至鉅的重要國際活動,本院適時舉辦本座談會,請與會媒體多加報導。

座談會圓滿結束。

我要分享:

更即時、更瞭解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

歡迎追蹤我們的社群軟體,或是加入LINE訊息通知。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