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訊息 - 座談會

「中國『帶路戰略』十年總檢討」座談會辦理情形

 10-23-2023

我要分享:

「中國『帶路戰略』十年總檢討」座談會辦理情形

國策研究院與國立中山大學亞太區域研究所共同主辦、財團法人陳啟川先生文教基金會協辦之「中國『帶路戰略』十年總檢討」座談會順利於本(10)月19日(星期四)上午假張榮發國際會議中心辦理完竣,座談會分成「十年影響之國際戰略層面」及「十年影響之個別區域與國家層面」兩場次進行,分別邀請相關專家學者就各項議題進行研析,共吸引近百位各界人士蒞臨及線上參與,成果豐碩,結果圓滿。

國策研究院董事長兼院長田弘茂致歡迎詞:

目前媒體報導焦點為國內選舉及中東情勢,吾人也須重視甫在北京舉辦的「第三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一帶一路」建構中國到世界各地的海陸經濟走廊,重點包括基礎建設等甚多項目,結果造成合作國家債台高築、負債累累,十年來中國面臨內外情勢發生重大變化,目前其經濟以無法支撐,中國乃藉此論壇提出未來修正版本。

茲值以色列與哈瑪斯軍事衝突及俄烏戰爭戰局糾纏之際,普丁與會受到隆重歡迎,未受國際廣泛承認的塔利班政權也應邀與會,本日座談會旨在分析中國「一帶一路」今後可能的發展。

各場次參加座談會人員探討的主題及精要內容如下:

第一場次:「十年影響之國際戰略層面」

主持人:國策研究院資深顧問 高碩泰 大使

本場次旨在透視十年來中國「帶路戰略」的地緣政治、經濟影響,田院長開幕致詞除了勾劃其歷史背景與當前樣貌,實則提出了初步SWOT分析,呈現了習近平這項「大戰略」的野心與局限,北京企圖透過這項外交、基建武器追求「大國夢」的利弊得失與優劣成敗。

李鎮宇(台新金控首席經濟學家暨永續長)─「一帶一路經濟戰略」:

中國一帶一路三大經濟戰略及評估:1.想擺脫西方訂定的規則,從「規則接受者」轉型為「規則制訂者」,故積極主導「博熬論壇」及「上海組織」,成果有限;2、藉由「走出去」之投資戰略,發展出以中國為首的「新雁行」體系,惟一九七O年日本的雁行計畫係帶技術及資金到發展中國家就業投資,著有成效;反觀中國雖帶技術及資金,卻也挾帶移工,並未創造當地就業,反而是債務高築,完全失敗;及3.經濟目的:當初設定「一帶一路」受惠者乃福建、新疆及沿海五省分,福建經濟規模排名由第11升到8名,主要乃台商貢獻,新疆僅從25到24名。人民幣對美元從十年前5.9貶到7.4,人民幣國際化空間前景不佳,表示成效不好。另中國宣稱「一帶一路」64個參與國家十年來經濟成長率平均2.31% ,25個核心國家為2.39%,低於其他國家平均成長率2.42%。

林正義 (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美國對「一帶一路」的觀點」:

   川普總統簽署2018年《更好地利用投資促進發展法》,回應與抵制中國「一帶一路」,2019年更與日本、澳洲推出600億美金「藍點網絡」支持全球高品質基礎設施,拜登政府並於2021年提出《重建美好世界》,擴大成為七大工業國(G7)的集體計畫。2022 G7高峰會,拜登號召建立「全球基礎設施暨投資夥伴關係」,計劃在2027年前集資6000億美金,協助發展中國家的基礎建設,將是中國實際投入「一帶一路」建設基金的兩倍。儘管習近平在開幕典禮上宣稱不搞集團對抗,

但美中兩國不僅在傳統國際安全建構上,連對全球基礎設施的援助,呈現「兩套標準」與「兩個集團」卻愈來愈明顯。

高主持人評語:

十年來美國歷經歐巴馬、川普、拜登三任總統,隨著美中關係日趨惡化,對北京「帶路戰略」的政策態度從觀望、反感到反彈、反制,期間也鼓勵台灣有意義參與華府發起的夥伴作為。

董立文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一帶一路的一團迷霧」:

習近平缺席G20峰會和聯合國大會,加上花了2248億元人民幣舉辦杭州亞運,卻沒能換來亞洲各國領袖的捧場,這次大規模舉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拉抬中國大國地位與習近平的國內外偉大領袖形象,不過由於普丁藉此場合訪問中國,習普會將會成為國際媒體焦點之一,遮蔽一帶一路的光彩。中共首度公布的《共建「一帶一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實踐》白皮書與習近平的大會演講內容,充滿抽象華麗詞藻與歌功頌德的堆砌,但卻無法掩飾內容的含混與矛盾,更與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崩壞的現狀形成尖銳的諷刺。

國際社會長期以來的質疑主軸,是債務外交與新經濟殖民主義,重點有三:1、透明度低增加貪污腐敗的風險;2、開發模式封閉,當事國難以參與;及3、高額債務對沿線國家及中共自身都帶來風險。十年倡議,項目龐雜又目標抽象,議約項目內容繁雜,絕大多數合約訂有保密條款,因此在公開資料上,找不到完整的統計與分析。中國外交部表示,截至今年7月4日,中國已與149個國家和32個國際組織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形成3000多個合作項目,投資規模直逼1兆美元。

高主持人評語:

「一團謎霧」確屬貼切的形容,以中國的黑箱體制與黑盒決策,如何從千絲萬縷卻缺乏透明度、可信度的官方資訊與數據,理出頭緒並合理分析,洵屬一大挑戰。

張國城(臺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副主任)─「一帶一路」的戰略效益初探」:

「一帶一路」與其說是中國的對外政策,不如說是發展西部區域這個中國的「內太空」,因此中共自己對一帶一路的績效評估,是不能純粹算「外交帳」或「經濟帳」。2019年12月,俄羅斯通往中國北方的西伯利亞天然氣管道正式開通,顯示「一帶一路」對中國迴避海路風險,對西部地區發展,確保保障能源安全,有一定助益。賄賂比投資便宜。

「一帶一路」陸上經濟帶的最重要載體「中歐班列」因俄烏戰爭爆發後西方國家對俄國之制裁,不得不調整線路,繞俄羅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而行,回中國的班列,中長期內都會面臨空櫃問題。尤其沿線國家政治動盪,物流不暢、人工成本上漲,尤其俄國遭國際結算系統SWIFT中剔除,導致對俄貿易結算困難,影響一帶一路的經濟效益。

與談人:范世平(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時,當時頗受敬重的前朱雲漢院士曾到台師大演講,信心滿滿,個人當時曾質疑看不出具體規劃,乃國內少數不看好者,因僅將當時的計畫納進去而已,在中國2008北京奧運,2010世博會後,當時中國經濟及國際環境形勢大好。另方面馬總統2012年連任,國內企業家覺得機不可失,2014年雖國內太陽花運動反對兩岸服貿協定,馬政府於2015年初最後一刻表態參加,次日美國兩架大黃蜂降落台南機場,是否有政治意涵,值得推敲。

胡錦濤主政時代大力推廣鐵路、公路及機場所謂「鐵公雞」內需考量之基礎建設,導致產能過剩,「一帶一路」乃應運而生,立意雖佳,架構大但空無內容,實乃習近平憧憬「漢唐盛世」展現,由本年中國以漢唐宮女表演接待中亞五國元首可見一斑。

「一帶一路」是否會成為爛尾樓,本年病逝之中國歷史學者陳梧桐生前出版崇禎:勤政的亡國君》,封面負標為:「昏招連連步步錯,越是勤政越亡國」,很可能是要十三億人民承擔後果大爛仗的最佳寫照。

主持人評語:

感謝從宏觀角度分享精闢的觀察與解讀,有助吾人思考「帶路戰略」對中國本身和全球政經情勢的意涵,並形塑態台灣的因應態度。對習近平追求這項指標性外交政策的歷史定位,加上北京吹擂的「大布局」、「大成就」、「大勝利」、「大國夢」,都足以掛上「大問號」,國際社會不宜一廂情願,終須客觀、冷靜審視。

第二場次:「十年影響之個別區域與國家層面」:

主持人郭育仁副院長:  

中國於2015年將「一帶一路」劃到南太平洋乃反應國際政治情勢的變化,猶如二戰期間美國1943年也從南太平洋開始對日本的反攻,顯示南太平洋的重要性。

游智偉(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學系副教授)─「中共帶路倡議十週年:南太平洋局勢的新面貌」:

中共過去十年在南太平洋的投資,以國內資源需求及地緣政治為考量,多數投資集中在澳洲,或因國內的資源需求及美澳關係所致。對南太平洋國家的投資傾向位於美國與澳洲航路之間國家,僅在斐濟及所羅門群島進行運輸類別的投資,偏重在實際議題的互動及交流,例如與斐濟的警察協議及與索羅門群島的安全合作協議等。賦予各國不同於美國及其盟友的選擇,以地緣政治的角度來說,在侵蝕美澳的勢力範圍方面獲得一定成果。中國過去幾年成功侵蝕美國過去在南太平洋的影響力,相關國家是否會會受美中兩強權競爭的影響值得進一步觀察。

郭主持人評語:

中國對東南亞「一帶一路計畫」以大型基礎建設為主,主要乃考慮該地區的廉價原物料及成立RCEP的考量,盼能藉此引進到中國,促進其經濟持續發展。

張珈健(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助理教授)─「中國『帶路戰略』對南亞與東南亞國家之影響」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時,東南亞確實面臨基礎建設困境,當時中國的戰略目標有三:1在西方國家私人資本退出發展中國家之際,輸出過剩的資本;2、透過開拓新興海外市場,解決國內生產過剩問題及3、擴大其全球政治與經濟的影響力及話語權。

採取國營銀行與接受國有企業共進合擊的貸放模式,欠缺透明度,且援助的目標與執行手段經常構成矛盾造成許多國家的債務黑洞,寮國及柬埔寨尤其嚴重,巴基斯坦也陷入困境。其次中國國營企業在東南亞及南亞國家進行基建,引進大量中國勞工,衝擊當地就業環境,更導致了東南亞地下經濟與犯罪的蔓延。最後基礎建設工程未充分考量地方的環境與水文,對當地的環境產生重大威脅。

郭主持人評語:

歐洲國家參與代表在普丁致詞時集體離場,義大利對「一帶一路」動向及中國與歐洲意識型態、安全戰略考量乃觀察「一帶一路」對歐洲影響三大面向。

王宏仁(國策研究院執行長)─「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對歐洲的衝擊與負面影響」:

中國以經濟脅迫為原則,試圖透過「帶路戰略」製造出「經濟弱勢」的雙邊關係,進一步利用「制裁行動」控制目標國的「政治立場與言論」,但歐洲國家早已察覺異樣,進行反制。「歐盟是對『一帶一路』從積極態度轉變成負面消極,認定中國為『系統性競爭對手』,防範中國在歐洲高科技領域的投資。另歐盟委員會推出了自己的「一帶一路」替代方案,即「全球門戶」(Global Gateway),試圖切斷中國「帶路倡議」對於歐洲的不當影響。即使習近平昨日宣稱將加碼提出千億美元投資基金,以中國目前經濟困境,歐洲國家必將持觀望立場。

中國國有COSCSO集團購得希臘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的多數股份,使希臘對於中國的經濟依賴加深。捷克自從2017年開始,因為參與一帶一路的投資項目之後,在外交立場上開始與美國疏離。2018到2023年間,中國在匈牙利的基礎設施投資,因為部分項目(如匈牙利-塞爾維亞鐵路)在經濟效益以及投資透明度不足,另立陶宛因與台灣互設辦事處與中國交惡,義大利非常有可能於今年底前退出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

馬振坤 (國防大學中共軍事研究所教授)─「中共十年軍事擴張」:

中共自2013年起推動之「一帶一路」倡議本身並無直接軍事意圖,宣稱要走濟弱扶傾共存共榮的新路,中國的強盛將給世界帶來繁榮而非戰爭。但過去十年中共向外軍事擴張之舉動,已對區域秩序與周邊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與挑戰,也讓各國紛紛調整對華政策,由原本著重與中國的經貿利益,轉而關注中國軍事擴張所帶來之安全威脅。

台灣是最明顯感受到中共十年軍事擴張之影響,共軍機艦早先是由宮古海峽及巴士海峽穿越第一島鏈前出西太平洋,爾後逐步採取灰區行動侵擾我ADIZ,去年再以裴洛西訪台為藉口舉行圍台軍演,共軍機艦大規模逾越海峽中線至我周邊24浬區域活動,最終在本年蔡總統出訪後,開始在台灣海峽周邊實施戰備巡航,並且在台灣東方海域常態性部署水面作戰艦,將中美軍事角力之前緣前推至第一島鏈東側西太平洋。

中共十年軍事擴張使台灣成為全球關注的軍事衝突高風險區,各國對高度依賴台灣的高科技供應鏈可能有中斷疑慮,國際企業對台灣進行投資時,增加戰爭風險評估。台灣面臨中共軍事威脅不斷升高,採取增加國防預算,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合作,加速籌獲必要的武器裝備,及推動必要的兵役制度與後備部隊改革,以為因應。明年軍事預算可能達6880億,較2013年高出90%。

十年來一帶一路與十年軍事擴張並行,反映出中共深諳「遠交近攻」之謀略,卻忽略了「遠親不如近鄰」的道理。2008年汶川地震,台灣民眾捐款70.5億台幣(15.2億人民幣),居各國捐款之冠,但今年5月中共發布各國捐款統計數據並感謝各國善心時,卻獨漏台灣。近日中共官方標榜過去十年的一帶一路風華,看在台灣民眾眼裡,卻是伴隨著十年軍事擴張的肅殺。

與談人:沈有忠(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一帶一路」計畫在非洲跟南美洲有甚多計畫,該等地區政要也積極參與本屆論壇,看似跟歐亞經濟走廊似無關連,卻也顯示中國全球戰略跟野心,相當程度達到中國主導發展中國家,制訂世界秩序的目的。另方面十年來卻也形成「一個帶路,各自倡議」中國與相關國家同床異夢,例如歐洲去中國風險的概念。

俄國雖未參與「一帶一路」仍然參與第三屆論壇,尤其普丁提出「北方海路」概念,對全球經濟秩序影響至鉅。「一帶一路」執行十年來造成國際社會兩極化及多邊集團對抗,以中國為首的經濟考量與以美國為首的安全老量。

田院長結論:

「一帶一路」或「帶路戰略」在東南亞地區及中亞五國相對之下較有成效,惟國際環境一直在改變,目前國際情勢也不容許中共像過去十年規劃及執行「帶路戰略」。對外關係方面,中共面臨俄烏戰爭衝擊與美國競逐的非承平時期,內政方則面對嚴峻經濟情勢,目前面臨失業率攀高、內需不振、外資出逃、33兆地方政府債務、及房地產泡沫化等問題,經濟下滑帶來局部性社會動盪,未來幾年必定增列維安預算,出現過去多年來高於國防預算情況,嚴重者將面臨政權合法性問題,然此將是中共高層亟思解決的問題。

至於中共政治權力結構問題,習近平主政以來第一波整肅薄煦來及雙規超過百萬各級官員,第二波針對江澤民勢力的整肅也完成,目前進行的第三波整肅軍方將領及各省官員,解放軍高層是否準備好挑起軍事行動。以上是否意味習核心內部發生分裂情況,目前控制常委會的福建幫成員年紀稍大,四年後李強所領導的江浙幫人馬將佔優勢。中國的「一帶一路」除上述挑戰外,尚須考量複雜的國際環境,還牽涉軟實力等各項議題。

座談會圓滿結束。

請儘早整理活動相關照片

座談會活動看板


國策研究院董事長兼院長田弘茂主持開場

 
郭副院長主持第二場次會議
我要分享:

更即時、更瞭解國策研究院文教基金會

歡迎追蹤我們的社群軟體,或是加入LINE訊息通知。

Images